热门搜索:

码来了七八万的看客宁奇等人进去之后就能看见看台上都是密密麻麻

时间:2018-11-03 10: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南宫玉儿双眼冒火,看向宁奇的眼神仿佛利剑,要把他千刀万剐。
 
    宁炎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很有自信的样子。
 
    其他人看向宁奇的眼神也很不善。
 
    “四弟在冠军侯府的地位果然如传言一样,难怪要出来自立门户。”
 
    北秦龙心中暗道一声。
 
    “我道是谁,原来是冠军侯。”
 
    宁奇发出一声冷笑。
 
    “你简直大逆不道,连父亲都不叫!”
 
    宁洪海怒喝一声。
 
    吓的小月儿跟左灵儿脑袋一缩。
 
    “四叔,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话声音小点,别吓坏小朋友。”
 
    宁奇嗤笑一声。
 
    宁洪海闻言,大怒,却不知该如何反口,只是不停的重复说着大逆不道。
 
    “你可知道你给我冠军侯府惹下多大的麻烦!京城上百个勋贵家族都对侯府颇有意见,就是因为你!”
 
    宁洪天冷声道。
 
    “那是你没用,你要是有老太爷那样的威信,谁敢对冠军侯府有非议?你得检讨检讨你自己,不要成天趴在女人身上,那样没用的。”
 
    宁奇笑道。
 
    “你这个逆子!”
 
    宁洪天气急败坏的指着宁奇,大有直接出手击杀他的意思。
 
    这时候北秦龙和狄青纷纷向前走了一步,微笑的看着宁洪天。
 
    “你们两位堂堂一家之主为何要跟他搅合在一起?”
 
    宁洪天看向二人,冷声道。
 
    “冠军侯还不知道四弟成了百草堂的供奉炼丹师吧?”
 
    二人心中暗道一声,随后狄青微笑道:“我们跟四弟是结拜兄弟,照理来说也要喊你一声伯父,不过看你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就这么算了吧,冠军侯,既然今天是四弟跟京城上百勋贵子弟大比的日子,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是进场吧!”
 
    “结拜兄弟!”
 
    听见狄青亲口承认,众人顿时大惊。
 
    就连童贯脸上也出现了震惊之色。
 
    而冠军侯府的人,脸色不一,有的不愿相信,有的惊讶,还有的嫉妒与羡慕!
 
    “别以为找了外人,就可以对父亲不敬!今天大哥就要亲自教训你,让你知道你始终是个野种!”
 
    宁洪天的四子宁风指着宁奇的鼻子大叫道。
 
 第七十六章 差不多两掌吧
 
    “斗师没资格跟我讲话。”
 
    宁奇说完头一扭,就朝比斗场里走去。
 
    宁风却差点气的吐血。
 
    北秦龙,狄青,大狗子,左氏他们跟着宁奇进了比斗场,绿柳和美姨故意落在最后,经过宁洪天面前的时候,绿柳微笑道:“冠军侯,你可知道你的十三子,是你这么多儿子里最有出息,最有前途的一个?不知你被什么蒙了眼睛,看不明白这一点?”
 
    众人这才发现,在宁奇这群人之中,竟然还有百草堂少东家的存在!
 
    “绿柳姑娘,你此话何意!我冠军侯府的家事,怎也轮不到你们百草堂来多管闲事吧?”
 
    宁洪天皱眉道。
 
    绿柳微微一笑:“当然,不过宁奇是我百草堂的供奉炼丹师,如果你们与他之间有什么纷争,太过分的话,我百草堂自然会出手的,冠军侯,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就跟美姨一起进了比斗场。
 
    而宁洪天脸色变的极为精彩,其他人也呆愣在了原地,特别是南宫玉儿跟宁炎,二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刚刚绿柳姑娘说,宁奇那个野种,是百草堂的供奉炼丹师?”
 
    宁风一脸不敢置信。
 
    宁洪海等几个兄弟,脸色变了几变,如果绿柳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就要考虑以后对待宁奇的态度了!
 
    “难怪,难怪他的修为提升的这么快!连斗灵都不是对手!”
 
    炼丹大师的身份,足以解释这一切!
 
    “难怪有斗灵随从!”
 
    “百草堂的供奉炼丹师,最低也是炼丹大师,宁奇这家伙,不会是被咱们秦唐帝国三大炼丹宗师其中之一收为弟子吧!”
 
    一个旁支子弟一脸震惊的猜测道。
 
    这时只有宁洪天一直闭嘴不语,脸色极为难看,不知他心中再想些什么,半响,他朝一脸煞白的宁炎道:“炎儿,莫要失手!”
 
    说完,他神色变的极为肃然。
 
    宁炎闻言,猛的一点头:“父亲大人请放心!”
 
    ………………
 
    皇城比斗场,大概有上万平方,除了中间的比武擂台外,四周的座位足足可以容纳十数万人!
 
    每次的皇族大比都是在这里面举行的。
 
    这次得知冠军侯十三子要跟上百名勋贵比斗,也起码来了七八万的看客,宁奇等人进去之后,就能看见看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
 
    除了这些普通的看客,各大家族也来了不少人,就连秦赢定都来了,坐在皇族专用的看台上,在他身旁,还有十几个皇族子弟,修为不一,低的只是大斗师,强的甚至有斗王!
 
    “九弟,这个宁奇你接触过,如何?”
 
    那名斗王朝秦赢定微笑道。
 
    秦赢定笑道:“四哥,我只能说此人有些邪乎。”
 
    在皇族看台旁边,就是专属于各大家族的位子。
 
    龙傲天坐在看台上,在他身边都是龙家子弟。
 
    “大哥,你没签这次的比斗契约,是损失啊!”
 
    “这么多人要教训宁奇,你不趁机报仇吗?”
 
    龙傲天脸色有些不好看:“宁奇那个小子没那么简单的。”
 
    “嗤,我已经想到他等下的下场了,大哥你是上次被他打出了阴影?”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